秒速赛车官网

骑行万余公里拍摄植物4000多种(组图

  虽然多年在外骑行,但在郑海磊心中,最美的景色却在家乡乐清,尤其是城北的那片区域。在家的日子,他曾经多次来到城北登高、拍摄植物。站在城北的山巅,让他觉得有一种清丽洒脱的气息扑面而来。为此,他曾经有点夸张地说,城北就是中国。

  近年来,随着他对博物学的进一步了解,对家乡的植物越来越热爱,有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也越来越成熟——写两本书,一本叫《童年的植物》,一本叫《野果》。并且,他决定由自己为书中的植物插图,于是在乐清的日子,他又重新拾起绘画的爱好,跟一位画家朋友学习绘画,近一年来,他已经画出了三四十幅植物、鸟类、昆虫的作品。

  “博物学的绘画也有悠久的传统,中国古代和西方都有这样的绘画,中国近代的大画家高剑父,西方的达尔文,都是这方面的高手,它与通常绘画不太一样,主要的特点就是写实。”郑海磊说。

  为了写书,郑海磊这段时间正在收集有关资料,并且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同时还在学英语。

  郑海磊说:“植物对于我来说,最吸引我的是,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以前不认识植物的时候,我并不关心路上遇见了什么,所有的植物一概称之为野草,但现在走到哪里都会留意到各种细节,哪里的哪种花开了,它属于什么科什么属,和自然界的其他生物有着怎样的互动,等等。中国的植物有3万多种,鸟类1495种,而昆虫更是不计其数。也就说,只要你有心,对自然的爱好足够你玩一辈子。”

  “对于我来说,博物和画画、骑行等等爱好,就是对抗时间流逝错觉的最有效手段。”他说。

  同时,他认为通过这个爱好,他也得以在全国范围内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都是通过纯粹的爱好走到一起,线上线下保持着长久的联系,大家来自各行各业,唯一共同点就是对自然的爱好。

  2011年上半年,郑海磊又开始打工,下半年再接着骑行。中间暂停了一段时间,又开始第四次骑行,一直骑到2012年10月份,然后在云南大理市安顿了下来。

  这两次骑行让他游遍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西藏、青海、甘肃,湖南、湖北、广东、福建,一路上拍摄了大量的植物。

  在大理的两年,他的收入主要是靠摆地摊,卖的是当地少数民族特色的首饰和纪念品。“那两年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后来不行,大理的人越来越多,商业气氛也越来越浓。”他说。

  一有空闲,他就深入大理附近的19峰和18溪拍摄植物,由于这些地方生态好,保存着大量的罕见植物,让郑海磊非常过瘾。

  后来,郑海磊查看电脑中拍摄的植物图片,几年下来已经达到了4000多种,自己能够认识的有2000种左右,而按植物分类学能够准确鉴定的大约有1500种。

  在这几年中,他阅读了不少植物学、博物学的书籍,如梭罗的《种子的信仰》、卡森的《惊奇之心》、梅比的《杂草的故事》、哈斯凯尔的《看不见的森林》、莱斯利的《笔记大自然》等,后来他又进一步阅读植物学方面的专业教材,如大部头的《植物学》等书籍。

  在网络上,博物学的爱好者们把《博物》杂志呢称为“博物君”,而现在郑海磊也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博物君”。

  2011年,北京的一些博物学爱好者成立一个“自然笔记”的博物小组,汇集了全国好多博物学的“重度痴迷者”,郑海磊也参与了他们的活动,并从中学到很多知识。

  2014年,郑海磊从大理回到乐清,去年8月份在网络上组织了“自然笔记温州站”的小组,开展公益性的博物学活动。至今共组织了4次的自然探索和野外观察活动,去过永乐古道上的朱苔岭、温州瓯海的盘古楼尖、瑞安的岷岗风景区和丽水的云和县。

  平常到户外活动,经常会碰到一些常见的植物、鸟类和昆虫,但多数我们叫不出名字,或者叫出乡下的俗称,也叫不出正式的学名。如果你在乐清,加入了一个叫“自然笔记温州站”的微信群,问题便解决了,只要你用手机拍下图片,发在群里,快则几秒钟,慢则几分钟,群里就会有“高手”出来准确地答复你。

  这个微信群的群主便是郑海磊,在群里他的呢称叫“断肠人在刷牙”。这个名称让人很好奇。3月30日,在市区的一处老宅,他接受采访时说:“这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仅仅是为了搞笑。”

  在网络的一篇介绍中,郑海磊被称为“骑行少年”,其实他1990年出生,算起来也有26岁了,不过当你第一眼看到他,还真是有一种“少年”的感觉——多年在外打工、游历和漫长的骑行,也可说是历经沧桑了,但时光并没有减少他身上的少年英气,只是与一般毛头小伙子相比,多了些神光内敛。

  郑海磊是市区西门人,小学在柳市读,在外婆家长大。他说,当时外婆家边上有一片小树林,生长着一些大叶桉、柚子树、桔子树和苦楝树,便成了他的游乐园。在这里他接受了最初的自然启蒙。

  “我的大舅舅是位皮肤科医生,我外公也是医生,因此家里有些中草药的书,里面有植物的插图,我无聊时会拿来翻翻,发现有些图里的植物与我在小树林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就记住了一些植物的名称。”他说。

  有一种在温州地区很常见的蓼科攀援草本植物,有清热止咳、散瘀解毒、止痛的功效,叫“杠板归”。因为这名字挺奇怪,多年来,郑海磊一直牢牢记住。

  初中郑海磊是在乐清市区读的,高中到虹桥文星中学读,高二还没结束,由于种种原因便外出到杭州打工。

  “读高中时我对画画很痴迷,反而对植物之类没有什么感觉,小时候那些记忆好像也消失不见了。”他说。

  在他看来,小时候在小树林度过的时光,像一棵种子埋在他的心中,如果没有后来的骑行生涯,可能也不会生根发芽。

  2008年1月份,正是农历的年底,在杭州打工的郑海磊决定回家过年,突然他的脑子一闪,想到骑自行车回来。

  “当时主要是觉得这很好玩。”他说。说干说干,他便买了一辆破自行车,从浙江大学的大门口出发,沿着国道线往乐清骑行而来。那一年,他刚好18岁。

  这是一段相当“恐怖”的骑行,由于没有经验,他根本不知道一辆破自行车带来的麻烦有多大。骑了几公里,自行车便爆胎了,然后是骑几公里就爆一次胎。从杭州到乐清一共爆了多少次,多得连郑海磊自己也数不清,最后他甚至学会了自己补胎,从自行车修理铺买来锉刀、胶水和胶片,因为很多地段是没有自行车修理铺的,不自己学会补,只能推着走。

  到了夜里,他有时候在小旅馆睡,有时干脆就在网吧将就一夜。就这样,他花了14天,终于骑到乐清,裤子都快磨破了。到达乐清市区时是晚上8点多钟,他把破自行车停在交通大厦下的肯德基餐厅门口,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明亮整洁的餐厅门口,突然来了一位骑破自行车、衣冠不整的小年轻,行人侧目而视。正当郑海磊感觉挺尴尬时,餐厅里走出一个女孩,刚好是他的表姐。表姐一看是他,也大吃一惊,逮住他盘问了一大堆的问题。郑海磊只好一一做答。

  不过,这第一次的骑行并没有让他与植物发生亲密的接触,使他成一名博物学“重度痴迷者”的,是发生在他的第二次骑行中。

  回到乐清的郑海磊,在一个洗衣厂打工,工作就是搬酒店中需要清洁的被子和枕头之类的东西。干了一年多,攒了一些钱,他又开始了第二次的骑行。那是在2010年6月份的某一天,他拿来一张中国地图,手里抓住一根铅笔,然后闭上眼睛,往地图上一戳,戳到哪里就从哪里开始骑行。

  他戳的地方是河南商丘,于是坐火车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的古城犹在,整个城市保存原先的格局。心想,还真是来对了。买了自行车,从商丘骑到开封,再骑到洛阳,转到三门峡市进入山西,在山西转了一个圈,从大同市进入河北省,到北京,又在河北省骑了一个圈。他说,那是为了看看古代历史上所说的燕云十八州。

  然后又回到北京,进入唐山市,经承德市,到达曾经是清代皇家猎苑的木兰围场(即今围场县),深入内蒙古,从赤峰市,一直北上抵达满州里。这时季节已是9月中旬。

  这次的骑行让他进入了植物神秘的世界,从河南开始骑行时,他发现这路上一个人比较无聊,于是买了一个相机,在骑行休息时拍拍植物,拍了之后,就想知道它们的名字。这时,他对网络世界已经非常熟悉,也懂得利用网上的资源,于是把图片发到百度的植物学、博物学类的贴吧,向网上的博物学高手请教。这样,一边拍,一边发,一边学,进步很快,也从这种即时的学习中得到了乐趣。

骑行之旅 2018-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