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这两 个早就约战的登山者

  罗杰与马丁,一位是成就卓越的登山家,一位是展露头角的攀岩新星,他们在商业利益的裹挟下,陷入了一场疯狂的竞赛。

  在这场比赛中,事实被遮蔽,丑闻被粉饰,他们各自的爱情、声誉、命运都被扭转,甚至有人为这场对决付出了生命。而最终,他们都被另一个真相狠狠讽刺。

  托雷峰(CerroTorre,又称瑟拉托里峰),是南美洲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山区中一座著名石峰,虽然海拔只有3千余米,但恶劣的天气、一泻千里的巨大高差令其威名远扬。谁能第一个站上托雷峰?这是登山界的一大荣誉,也引发了一场赌约。

  因此,当罗杰和马丁出现在托雷峰时,引发山下媒体记者的狂热关注。他们一个是成功登顶全球14座8000米的知名登山家,一个是攀岩界的后起之秀。他们的约战早已炒的沸沸扬扬,这次究竟谁能赢得首登比赛?

  众目注视之下,罗杰和马丁分别从托雷里峰两侧山体向上攀登。至顶峰雪冠附近,罗杰已然落后马丁少许。眼看马丁就要翻过雪冠成功登顶了,罗杰依然不肯放弃,步步紧逼。

  忽然一阵雪崩袭来,罗杰几乎被雪覆盖,待他抬起头来,绝望地看向竞争对手马丁——他只差一镐了。然而,即将胜利的马丁像是看到了什么,一声惊呼失手冲坠,落下几十米后被高高挂在保护绳上,不省人事。

  马丁失手,这场巅峰对决看似要由罗杰取得胜利。然而,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事实证明,他们这场争夺首登荣誉的竞赛,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讽刺。

  罗杰和马丁的初次相遇就充满了火药味,他们的缘分以一场看谁先登上托雷峰的赌气式较量拉开序幕。

  罗杰和马丁初次相遇是在一场世界攀登锦标赛上。马丁是参赛选手,罗杰是特邀嘉宾。

  决赛中,年轻的马丁表现十分出色,凭过人的技术成功翻过了难度系数极高的大仰角岩壁,夺得冠军,全场掌声雷动,罗杰也上场庆祝。

  本是欢快的大赛庆祝环节,登山记者伊凡却向罗杰抛出了尴尬的问题。他主动提及已经成功攀登14座8000米的罗杰,却两次折戟海拔只有3000多米的托雷峰。这令罗杰十分难堪。

  随后,他询问刚刚拿下锦标赛冠军的马丁,是否有勇气去挑战托雷峰。年轻自负的马丁一口应下,这相当于当众挑战罗杰的权威。

  马丁的自负让罗杰不屑。他认为室内攀岩者没有机会站上真正的高山。那里不单要求技术,还要承受恶劣的天气比如风暴;一旦失败,还要有承受羞辱的心理能力。

  对于罗杰的不屑,马丁十分不服气。他告诉登山记者伊凡,自己也攀登雪山,但那种被羞辱的感觉他从未有过;如果罗杰要去登托雷峰,他可以奉陪到底。

  于是,在登山记者伊凡的引诱下,全国直播的电视节目面前,罗杰和马丁下了战书:巴塔哥尼亚见!

  两人约战后不久,罗杰再一次组队攀登托雷峰,马丁应约前往。两个高手以竞争者的心态出现在一个队伍里,只会暗流涌动。

  正如罗杰所说,托雷峰天气变幻莫测,队伍刚到山下,就被风雪天气困在营地,这一困就是五个星期。

  不甘——五个星期里,并非没有短暂的好天气,罗杰却一直按兵不动,他是一个谨慎的队长。漫长的等待让队员不耐烦,尤其是马丁。但罗杰的态度十分强硬。

  一心想挑战成功的马丁对于罗杰的谨慎十分抗拒。他认为罗杰经过两次失败的攀登,已经对托雷峰胆怯了。所以,他游说同样有此想法的队友,两人打算找机会私自攀登。

  营地的食物在等待中消耗得所剩无几,罗杰和登山记者伊凡一起离开营地去采购食物。马丁带着队友,偷偷前去攀登托雷峰。

  一开始两人的攀登还算顺利,但谁也没想到,攀登将近过半,天气越来越恶劣,暴风雪的袭击下,近距离的两人甚至看不清彼此。

  而就在这时,惊悚的一幕发生了:队友的绳索突然断裂,他从马丁身旁不到数米的地方高速坠落,伴随着惨烈的呼叫,消失在被浓雾遮蔽的山谷之中。

  待罗杰采购完食材返回营地,没有发现马丁和队友的身影。他意识到不妙,立即前往山脚下,证实两人早在前一天就出发攀登了。而此时的望远镜里根本搜寻不到两人的身影。

  罗杰将马丁救回营地。醒过来的马丁浑身颤抖,没有谈及登山细节,问起队友,惊恐的马丁语无伦次地说“绳子断了,他会回来的”。

  金钱和炒作无孔不入,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原本以失败告终的丑陋行动,竟然成为了登山记者伊凡大肆宣扬的首登之旅。

  虽然这是一次失败且充满悲剧的攀登,但登山记者伊凡看准了这次意外的巧合。他要把它加工成为一个人们更愿意看到的“首登者的故事”。在搜救队友无果的深夜,他和罗杰喝酒时,告知罗杰:马丁的这次行动实质上已经登顶,意外是在下撤的过程中发生的。

  罗杰不相信这就是事实,也难以接受这个结果,想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但伊凡建议他留下来,避开外界媒体的压力。

  两次攀登失败,这一次约战,竞争对手“成功登顶”,却让另外一名队友生命陨逝,罗杰心绪纷乱,决定独自生活一段时间,于是提前离开营地,甚至没有告诉女友,便不告而别。

  随后,在启程回国的上午,伊凡以名声和利益作为甜头引诱马丁,暗示他配合编造已经登顶的谎言,而这次回国便要公布“登顶”的经过以及接受登山界媒体的采访。

  年少气盛的马丁没有抵挡住诱惑,很快接受了伊凡的建议。一场登山骗局由此传开。

  回国后,一下飞机,得到消息的媒体便把出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媒体询问为什么没有公布登顶的证据。马丁向媒体解释,由于队友是负责拍照的,可以证明登顶的相机也随着他的坠崖而消失。

  在马丁和伊凡瞒天过海的时候,罗杰在托雷峰山下的村庄里独自安静生活,直到一个神秘的疯子闯入,打破了平静。

  黯然离开托雷峰营地的罗杰,在不远处的村落里租下了一处房子。他内心仍然放不下这座山峰。这里的土著居民把它看做神山。于是,他在闲暇时便了解当地民风民俗,对山峰做进一步的侦察。

  一天,罗杰租住的屋内闯入一个疯疯癫癫的男人。他看上去是一个流浪攀登者,衣衫破烂,身上背着一捆登山绳,手上戴着一副脏兮兮的手套。

  他进门就问罗杰有没有巧克力。罗杰热情招待,并问他喝不喝酒。疯子连忙摇手,说自己还要回到山上去,并取下手套说,“我在那里留下了四根手指”。的确,他的一只手上只有一根大拇指是完好的。

  罗杰与疯子来到莫雷诺冰川,疯子痴笑着告诉他,自己之所以要反复攀登托雷峰,除了是被这座山吸引,还跟自己仰慕的著名影星梅·韦斯(Mac·West)有关。

  在托雷峰山下独居生活的罗杰,不知道女友已经背叛了感情,投向了马丁的怀抱;也不知道马丁正在享受那次攀登带来的辉煌,以及承受登山界的质疑。

  一个“成功登顶”的谎言,让马丁的声誉急速传播,也让他赢得了爱情;但同时,对他是否成功登顶的质疑也从未中断。

  那次“成功首登”托雷峰,让马丁声名鹊起。也就是因为那次约战,马丁结识了罗杰的女友,心生爱慕。现在罗杰一声不吭留在托雷峰山下,让她十分寒心。于是在马丁主动追求下,两人很快在一起了。

  对于马丁是否登顶托雷峰,登山界依然存在不少质疑。在一次电视采访节目中,登山界人士表示不相信区区一个攀岩手可以打败世界著名的登山家罗杰。

  他们还试图揭露伊凡掩盖事实真相的企图。甚至,一针见血,指出马丁根本没有到达过顶峰。

  面对登山界人士咄咄逼人的态势,心虚的马丁变得愤怒,决定再一次攀登托雷峰,来堵住各方的质疑,甚至扬言可以在摄像机全程监控的状况下登顶。

  马丁二次攀登托雷峰,如同一场媒体和商业利益裹挟下的大型表演。为了确保攀登成功,让利益最大化,登山记者伊凡费尽了心思。

  为了通过马丁的第二次攀登获得最大的商业利益,登山记者伊凡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包括赞助、合作团队、宣传计划、拍摄纪录片等,为马丁打造了详尽的商业包装计划,势必要借机取得一次商业上的巨大成功。

  果然,马丁重返托雷峰的场面十分壮观,动用了大批人力和物资,各路媒体记者、导演悉数到场,还租用了专门的拍摄直升机。

  团队用压缩机电锤在攀登线路上打下螺栓,为马丁铺设缆绳,以此减轻他登顶的压力。而直升机则全程在上空盘旋和跟拍。

  伊凡对眼前的这一幕相当满意,如果马丁成功登顶,整个团队很可能会大赚一笔。

  伊凡明白,罗杰始终不相信马丁在第一次攀登时成功登顶。马丁的二次攀登要想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就必须确定罗杰不会来搅局。

  伊凡的试探不了了之。他没预料到,真正让罗杰决定出面干预马丁二次攀登的原因,是罗杰的前女友。

  罗杰的前女友这次是跟随马丁一起来到托雷峰下。始终不能忘怀罗杰的她,终于还是找到了罗杰的住处。她告知了罗杰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一切。

  得知真相的罗杰备受打击。曾经的感情被马丁夺走,曾经的登山荣誉也被他挑衅,罗杰满心愤怒,烧掉了和前女友的合照,背起装备走向托雷峰。

  只身上山的罗杰,突然出现在马丁团队的直升机拍摄画面里。皑皑白雪中,他孤身拖拽着沉重的装备,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发现这一幕使伊凡大动肝火,但他也对罗杰无计可施。更加生气的是拍摄团队的导演,他此行是为了给马丁拍纪录片,此刻众人的目光都被镜头里的罗杰吸引,完全不见马丁的身影。

  马丁在哪里?他正在山的另一边,在团队打下的螺栓上进行训练。对讲机里收到罗杰单人前来挑战的消息,他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了——如果让罗杰在众目睽睽之下先登顶,那他将永远不能证明自己的“首登”。

  罗杰和马丁,这两个早就约战的登山者,就这样在托雷峰的两侧山体上,开始了一次真正的较量。

  马丁和罗杰,终于等来了一次真正的较量。他们为了各自的荣誉而战,只为证明自己会率先登顶。

  罗杰和马丁刚开始攀登不久,一场暴风雪就来了。正在执行拍摄任务的直升机迅速撤回,大家纷纷钻进营地帐篷躲避。拍摄不得不暂时中止。

  对这场暴风雪最感到焦急的是伊凡:拍摄停止了,他后期拿什么做宣传?靠什么获利?因此伊凡一边安慰众人天气很快会好转,一边恳求直升机运送摄像机上去,却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山下的众人对这突发的恶劣天气抱怨不止,山上的罗杰和马丁则面临严峻的生死考验。谨慎的罗杰藏身于崖壁中的裂缝,以躲避暴风雪的侵袭,也为自己保存体力。

  而求胜欲极强的马丁,则像丧失了理智一般,在极度寒冷的情况下,坚持向上攀登。一次次地滑坠也没有让他停下攀登的脚步。

  暴风雪过后,两人迅速调整状态,重新投入战斗。天地肃静,云端之上,只有两人的挥镐声在铮铮作响。

  马丁几乎一刻不停,他领先罗杰,率先接近托雷峰顶。只要翻过顶峰处巨大的雪冠,他就能够成功登顶,战胜罗杰,同时掩盖“首登”的谎言。这一切都是他所梦寐以求的。

  终于,马丁翻过了雪冠。然而,在最后一镐定输赢之际,马丁却发生了意外。如本文开头所述,他似乎看到了顶峰的什么东西,惊慌之下冲坠了。

  看到挂在绳上的马丁,罗杰一丝暗喜。转机倏忽而至,看来这场竞赛的赢家是罗杰无疑了。同时,他也将一雪前耻,载入托雷峰首登的史册。

  马丁的冲坠,给了罗杰赢得这场竞赛的机会。然而,现实却给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马丁发生意外,罗杰松了口气,加速攀爬最后的几步。终于,他站上托雷峰顶峰。

  一支破旧的冰镐竖立在顶峰的中央,在冰镐之上,挂了一幅相片,相片上清楚写着“梅·韦斯”(Mae·West),正是罗杰在山下遇到的神秘疯子口中所述的著名影星。

  这跟冰镐和照片刹那间击垮了罗杰所有的喜悦。原来,山下那个神秘的疯子说的是真的,他早已捷足先登了托雷峰。原来,他和马丁的竞赛,谁都不是真正的赢家。

  他和马丁陷入这场荒谬的竞赛,为了争夺首登的荣誉,马丁付出了队友死亡的沉重代价,罗杰的爱情也化为泡影,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山是如此壮丽宏伟,人是如此渺小,他站在顶峰环顾四周,只觉得这场比赛讽刺至极。

  电影《石头的呐喊》由维尔内纳·赫尔措格(Werner Herzog)导演,布拉德·道里夫、唐纳·萨瑟兰主演,上映于1991年,荣获第48届威尼斯电影节金奥赛拉奖-杰出技术贡献奖。

  影片借登山记者伊凡之口提出登山界一个亘古不变的问题:“人类为什么要登山?难道仅为登上顶峰那片刻的喜悦和兴奋?马丁的答案是:“登山好比下棋,大部分的玩家最后都支离破碎。”他是为了挑战世界冠军证明自己。

  然而他们都忘了,登山本该纯粹。倘若登山被利益裹挟,沦为竞赛比拼,甚至附上谎言,登山就失去了乐趣和意义,甚至会带来损失。所以最终,他们被一个纯粹的登山疯子狠狠讽刺。

  登山是一件出于本心的事情,或为挑战自我,或为亲近自然,这才是登山者最初的模样。登山,越真实,越纯粹,越快乐。

  ”——另外,电影中的故事也曾在现实中上演。1959年,意大利攀登者卡萨瑞·马斯特瑞(Cesare Maestri )及搭档尝试登顶托雷锋,不幸搭档掉落遇难,他后来宣称,两人已经登顶,但是遭遇到一场雪崩。因缺乏证据,这次攀登一直受到质疑。11年后,蒙羞的马斯特瑞带队重返托雷峰,在东南壁一条长约350米的岩壁上打入了400余个挂片,开辟了那条“压缩机路线(Compressor route)”。尽管登顶成功,却被认为“违反登山精神”,至今遭受骂名。

  每位山友都曾以不同的理由走进山野,对你而言,登山意味着什么?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徒步登山 2017-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