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分拆为一段又一段

  别人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他引用英国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就在那儿。山就在那儿,王石也在那儿,但郁亮在哪儿?他必须想清楚。

  “这是我吗?”郁亮对着自己的照片里的那个胖子陷入了沉思,那个胖子,就是他自己。那是郁亮2009年拍的一张照片,他赤裸着上身站在零下30度的南极点上,一身白晃晃的肉在南极的冰雪中显得格外耀眼。“爽!”他当时的感觉是这样的。

  很快他就觉得“不爽”了。“这是我吗?”三年前,45岁的郁亮对自己问了同样的问题。“马上就年过半百了,一辈子难道就这么过去了吗?”对于一个成功的中年男人来说,这样的身材基本是可以被接受的,甚至是“标准”的。那时候他已经在万科这家世界最大房地产企业的总裁位置上待了9年,公司的销售额也在2010年首次突破了1000亿元。

  郁亮是个理性得有些可怕的人,这个时候他突然对自己的身材挑剔了起来,很难解释为心血来潮。很可能是他意识到有些东西需要改变,并且,时机到了。

  一个胖子希望拥有一副好身材,方法有很多种。郁亮选择了难度最高的一种——攀登珠穆朗玛峰。在王石第二次登珠峰归来时,郁亮与同去登山的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健有过一次交流,汪认为郁亮完全可以挑战珠峰。这让郁亮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可不可以也试试?

  他没有将这个念头公之于众。郁亮是这样的人,当他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十足的把握时,他通常会选择沉默。在万科,登珠峰是一件意味深长的事。王石通过这样的方式,为中国企业领袖的精神世界找到了一片新的乐土。作为这种生活方式的开创者,王石到达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

  别人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他引用英国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就在那儿。山就在那儿,王石也在那儿,但郁亮在哪儿?他必须想清楚。

  郁亮登山的理由看起来很简单。他说自己“要抓住青春的尾巴”,给即将50岁的自己一份生日礼物,同时,也要兑现自己在女儿面前夸下的海口,他曾对女儿“吹牛”说,“将来爸爸要成为国家级的运动健将”。为此郁亮专门做了功课,他发现,要成为国家级运动健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年近半百的他不太可能在任何一个项目上达到国家级的水平——除了登珠峰。“按规定,只要登上珠峰,就能申请国家级运动健将了。”这是他研究之后的结论。

  这样的理由显得朴素、充满温情且相当励志,但显然无法让好事者满意。几乎每一次郁亮在公开场合谈论登山时,他都会面对同样的问题:王石已经登过了珠峰,你干嘛还登,你就不能干点别的吗?“但是我觉得没有比登珠峰更有象征意义的,更有挑战意味的了。”郁亮说得很明白,也很含糊。对于登珠峰的意义,官方版本的标准回答是:万科勇于挑战的精神需要一代代地传下去。这是郁亮在珠峰顶上说的一句话。

  这样的解释让登珠峰变得单纯。在管理风格上,郁亮是一个非常善于化繁为简的人,否则他根本无法驾驭一个几万人的公司。所以我们宁愿相信,即使在登山的意义上,郁亮也做过一次内心的简化,因为像珠峰这样的山,不是心中有太多杂念的人可以企及的。

  这种简化思维,在整个登山过程中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珠峰对王石来说,是一种向往,但对郁亮来说,更像是一个项目。如果说有野心,那么郁亮登顶珠峰最大的野心,就是想证明,这是一个普通人通过努力和周密的计划也可以完成的项目。

  从前期的准备到最终登顶,每一步都在郁亮的计划之中。他为自己组建的登山队取名叫“菜鸟队”,作为队长,郁亮做了一名项目经理所能做的一切,整个过程冷静得“令人发指”。

  “菜鸟队”这个名字就很有讲究。“既然是菜鸟,你可以毫不脸红地去请教,去请人帮助。”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名字。作为菜鸟,即使失败了,也不会太失面子。郁亮说,如果第一次失败了,再登一次,如果再失败就不再登了,说明自己与珠峰无缘。但他同时留下了备选方案,如果登不了珠峰就去跑马拉松,马拉松跑不下来就去健身房练六块腹肌。“我研究过了,在健身房三到六个月就可以练出六块腹肌。”

  郁亮在谈一个问题时,通常都会告诉你“我研究过了”。他看起来是一个厌恶风险的人,他消解风险的做法就是永远给自己留条后路。“做总经理最主要就是有备用方案,否则你不可能做很成功的总经理。”他略带调侃地说。

  菜鸟队的摄像洪海是队里非常特殊的一员,他是唯一一位先后伴随万科的两任领导人王石和郁亮登顶珠峰的人。他觉得:“如果说王石是让人崇拜的英雄,那么郁亮是可以学习的英雄。”在他看来,王石做的事情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郁亮是可以学习的,他会让人觉得,如果按照他的方法去做,自己也能够实现梦想。

  菜鸟队的成员大多来自“中城联盟”(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策略联盟),基本都是毫无登山经验的企业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建队之前都没有登过5000米以上的山峰。郁亮在刚开始时并没告诉队里的成员,自己的目标是珠峰,只是制定了一些目标,从5000米的山峰开始登,慢慢地到6000米、7000米……“慢慢地,大家就看清楚我的‘真面目’了,我是要去登珠峰的。”郁亮说。

  这是一群平均年龄在47.5岁的菜鸟,身家数十亿、上百亿的大有人在。郁亮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脱颖而出被推举为队长。“训练计划安排是不是合理,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到达哪一个阶段,应该安排什么样的分工,这个事情全是由郁亮来安排的,而这些事情决定了你具备不具备登顶的能力。”洪海说。

  从菜鸟到珠峰登顶者中间,是长达三年的艰苦训练。“整个计划看起来很漫长,实际上又很简单,一步一步地做完就是了。”郁亮在登山上是个新手,但在管理上,他却显得游刃有余。

  为了让这群散落在全国各地的老板们能保持日常的训练,郁亮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通过这个群了解每个人的训练状态,如果发现谁两天不训练了,其他人就会不断给他电话,问他为什么中断训练了。这个微信群逐渐形成了一种互相激励的氛围,“跟传销一样,效果很好”。

  郁亮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对他来说管理好自己的日常训练不是一件难事。但作为队长,他有更重要的责任。“我一个人上去不叫成功,我能够带一个队上去才叫成功。”他说。

  在攀登6000米的西藏启孜峰时,有两名队员没有成功登顶。于是郁调整了整个训练计划,率领全队队员将启孜峰重新登了一遍。“他完全可以不用这么做,因为他的体能已经完全超越6000米山峰之上了,也可以不用安排那两个人登6000米,直接登7000米也行,但是从安全的角度,从队员心理的角度,他重新做了这个安排。”洪海说。

  洪海认为,从团队的带领的角度来说,郁亮确实对每一个人都做了非常细致的差异化的考虑,而且按照每一个人不同的训练状态、身体状态,情绪状态,都做了逐一的引导安排。

  “他是一个善于将理想和目标进行分拆管理的人。再伟大的梦想,在他看来,都可以大卸八块,分拆为一段又一段,用理性精神、科学方法,分步骤、按计划实施。因此,梦想不再是梦,是一个可以一步步按计划实现的目标。”深圳新浪乐居的总经理李咏涛曾多次采访郁亮,对于他的行事风格了解颇深。

  在郁亮看来,登珠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至少,他可以让这个过程变得简单——即使对一个菜鸟来说也是如此。他认为一个菜鸟只要应付四个方面的挑战就可以登珠峰:体能、高山适应、冰雪技术和后勤保障。而这四个挑战又可以通过系统的训练和科学管理去完成。

  郁亮算了一下,登山时大概有10公斤左右的负重,他决定将自己的体重降低10公斤,“因为带10公斤的肥肉上山一点意义也没有”。关键是,这可能决定他是否有足够的体力活着回来。他实现这个目标只用了三个月,诀窍只有一个,就是“管住嘴,迈开腿”。对于诸多热衷于减肥的人士来说,这不是什么秘诀,但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登山之前,队员需要在海拔6500米的营地进行40天的训练。郁亮尽可能把他的帐篷布置得像家一样,床单、枕套一应俱全,每天刷牙洗脸饮食起居都尽可能按正常的生活规律来进行。“9个人的登山队里面,规划得最好、摆放得最好的,是郁亮的帐篷。”洪海说。

  “山上智商会下降,没办法只能老实一点,尽可能做明显的标识,很明确的标识,这个包是做什么的,包里摆什么东西,不断地整理,永远不能乱。一乱账篷就不够大了,乱了以后心烦。所以早上起来一定要把被子叠得好好的,整整齐齐的。晚上睡觉醒来冲个热水瓶,既当成暖脚用,也可以渴了当水喝,实在不行了当尿瓶用,这个都要准备好,否则就会弄错的。”郁亮说,“其实都不难,你知道你智商低了,做好准备就行了。”

  通过前期的调查,他对于登山的每一个细节和可能出现的状况,都做了详细的预案。

  在珠峰8700米处,有一座高近6米的金属梯,它是由中国登山运动员在1975年架设的,被称为“中国梯”。郁亮在和山友的交流中得知,戴着厚羽绒手套爬这个梯子不容易受力,很多登山者为了爬这个梯子脱了手套,但爬上去之后,手指头就冻死了。郁亮为此决定多备一副薄手套,这让他得以安然无恙地通过这道关口。

  制订目标,分解流程,注重细节,提出预案,这些都是企业经营管理中的重要内容。“郁亮更多是将企业管理的内容带到登山,而王石则是将登山带来的启示用到了企业的管理上。”洪海在对比郁亮和王石登山的特点时认为。

  郁亮开始登山计划时,曾经给自己制订了一个“三不”目标:不减重,不受伤,不晒黑。对登珠峰的人而言,这是三个近乎“变态”的目标,但郁亮都实现了。

  王石第一次从珠峰下来后,暴瘦了30斤。郁亮事后分析,这主要是因为“没吃好”。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他强迫自己“像吃猪饲料一样吃东西”,结果在登山前他不仅没瘦,还胖了三公斤,登完山后,这三公斤肉正好被消耗掉,不增不减。

  在洪海的印象中,郁亮是一个极为严谨、缜密的人,“有时候像裹了一层盔甲”。在长达三年的相处中,他唯一一次看到郁亮情绪外露,是在珠峰顶上。

  5月17日,9个人的菜鸟队有6名队员成功登顶了珠峰。在世界最高处,郁亮拿出了女儿的照片,在那一刻,洪海看到眼泪在郁亮的眼眶打转。“不能哭,因为眼泪会结成冰。”即使在那一刻,郁亮仍然保持了高度的理性。“很多人说我这个人特别理性,理性是我做事的风格,所有事情上下能够想明白的都想明白,但是,我觉得能够支撑我做完这件事情的不是理性,而是快乐,因为我觉得有的时候去挑战自己是一种快乐。”郁亮说。从珠峰下来之后,他的感悟之一是,健康快乐等于幸福的99%,但是我们平时大多数都会为1%而困扰。

  以一种快乐的方式登顶珠峰,给郁亮带来了很大的满足感。整个过程充满了强烈的郁亮式风格,如果说他确实想证明点什么,也许是:同样的路,可以有不同的走法。“很幸运的是,现在很少有人说我模仿王石主席。”郁亮说。

  在郁亮登顶当天,王石发了一条微博:“不能寐,等待。悉:郁亮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正在下撤途中,预计下撤到7028营地。衷心祝贺!”“十年间珠峰还是那个珠峰,对二人而言却是两个时代、两样风景、两种风格。”李咏涛评论说。

  两个万科男人的故事被演绎出无数的版本,外人也许无法知道所有的内情,但这不应该是一出庸俗的宫斗戏。从登珠峰可以看出,作为王石的接班人,郁亮并不想简单地萧规曹随——相信这也不是王石选择郁亮的初衷。王石时代的万科,哪些是可以继承的,哪些是需要改造的,郁亮一定想得很清楚。就像珠峰不再是10年前的珠峰,千亿时代的万科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万科,面对一个强势的前任,郁亮必须找到一种极具技巧的方式,将自己的理念注入公司。

  郁亮表示,他不会再登珠峰,也不会鼓励自己的员工去登山。“毕竟登山,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玩儿事情,或者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的事情,毕竟有生命危险的嘛。”他说。

  但运动仍然是万科文化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郁亮喜欢戏称自己是“万科运动员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认为,“一个公司机构越大,管理就越严格,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平等的、不分级别的,但运动是少数一个可以平等的事情。”

  万科的工作强度在地产圈是出了名的大,在郁亮心目中,经营一家公司不是登山,而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如果说我们不能比别人更多付出,凭什么我们未来会继续成功?”但运动可以让员工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中获得平衡感。郁亮现在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在公司内部和社会上推广“乐跑”运动,在郁亮的带领下,跑步已经在万科内部蔚然成风。

  在万科极具现代感的总部大楼下,有一条1000米长的塑胶跑道。很多清晨,万科的员工都能在这里遇到他们的总裁。郁亮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到60岁还能跑马拉松。

  2012年8月份,在一年一度为新员工举办的“新动力”训练营上,郁亮带着新入职的200多名大学毕业生跑步,线路是郁亮日常跑的路。

  郁亮让新员工跑3公里,而他自己跑5公里。最终,只有5个新员工能跟上郁亮的步伐,这一年,他们20出头,而郁亮47岁。

  2012年9月8日在烟台的马拉松比赛中,万科执行副总裁毛大庆,原来文质彬彬,有小肚子,现在能一口气跑10公里。审计监察部总经理周清平已跑过东京、香港等地的马拉松。分管财务的执行副总裁也可以跑半程的马拉松,执行副总裁张纪文在自行车比赛中成绩已经接近专业水平,而唯一的女性执行副总裁肖莉则是徒步达人。

  郁亮说:这个冬天是长期的,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对万科而言,在“冬天”要积极锻炼身体,不然会被“冻死”。锻炼身体首先要有钱,把钱放在身上就能御寒,这是长期的任务。

  在郁亮看来,房地产行业已经不再是支柱产业,更应该是一个配套产业,这样定位更准确。未来城市发展更新升级,房地产行业应为城市发展、社会经济发展做配套。

  针对房地产是“配套产业”这个定位,万科调整了策略,要跟城市同步发展,在这个城市做配套产业,根据每个城市发展的状况来决定未来做些什么。

  长期作战。万科在下半场开局的应对策略首先是在产品上动脑筋。“房子的户型该变小的变小,该调整的调整,原来做两房的面积,现在想办法变成了三房。”郁亮表示,除了要造出好的房子,更要提供好的服务。

  “房地产行业的上半场过于辉煌。”郁亮坦言,房地产过去那种好日子一去不复返,未来楼市调控将会长期化。

  实际上,无论是养老地产、旅游地产,还是房地产国际化的方向性思考,在郁亮看来,都是在“冬天”里寻找一点乐趣的表现。

  “国内一些人已经没有买房资格了,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在境外做一些卖给中国人的房子呢?所以我们启动了万科国际化策略,会在全球寻找相应的机会。”郁亮说。

  2018年监管部门对于乱象整治工作中的大案要案会坚持顶格处罚。[查看详情]

  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806-810室

  乐居房产、家居产品用户服务、产品咨询购买、技术支持客服服务热线:新房、二手房: 家居、抢工长:

徒步登山 2018-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