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通过多番询问调查、反复比对历史资料

  原标题:失联17年,流浪数千里,衡阳一残疾妇女50岁时终回故乡出生就有先天残疾,21 岁时与家人失散,从此漂泊。失散17 年后再聚首时,父亲已过世,其后又经历母亲、丈夫先后去世。半百之年再回故土,人生

  出生就有先天残疾,21 岁时与家人失散,从此漂泊。失散17 年后再聚首时,父亲已过世,其后又经历母亲、丈夫先后去世。半百之年再回故土,人生已无来处,世上也无记录。

  2018 年4 月,在民警的努力下, 消失18 年后,衡山县妇女赵红艳(化名)终于拿到了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户口册。漂泊半生、历尽磨难的她,此时已到知天命之年。

  2017 年7 月24 日,衡阳市衡山县村民赵新辉带着一名瘦弱的中年女子,来到衡山县公安局萱洲派出所求助。他向户籍民警介绍,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他的亲姐姐,想要补登户口。

  户籍民警黄凯回忆,赵新辉用了大半个小时才将她姐姐的情况讲完,听完他的讲述,黄凯惊得目瞪口呆。

  赵新辉的姐姐叫赵红艳,今年50 岁,先天性语言障碍(哑巴)伴随轻度智力低下,原户籍地为湖南省衡山县糖铺乡白沙村团结组。1989 年春节,21 岁的赵红艳独自一人到衡山县城亲戚家拜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赵新辉说,姐姐赵红艳患有语言障碍和轻微智力障碍,一旦走失,后果不堪设想。 姐姐走失后,家人四处寻找,但受当时各方面条件的限制,一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赵新辉说,2000 年的时候,父亲去世,姐姐依然没有音讯。

  此时,离赵红艳走失已11 个年头。 她是不是还活着?家人不敢去多想。 赵新辉说,2000 年人口普查时,家人便没有再提起姐姐赵红艳的名字。

  也因此事,等后全国户籍信息录入互联网时,赵红艳也就没有了相关记录。法律意义上,她成了一名黑户。

  2006 年,赵红艳失联后的第17 年,赵红艳的母亲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江苏省连云港市信件。

  信件是由一位名叫周松(化名)的人寄来的,里面只留有一个电话。赵红艳母亲通过这个电话联系上周松,得知了赵红艳还在世的消息。

  原来,赵红艳在走失后一路流浪到了江苏连云港,之后便被周松收留。2008 年,赵红艳母亲前往连云港,见到了已经失踪近20 年的女儿。见面后,母女俩抱头痛哭。

  此时,赵红艳已和周松同居多年,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当母亲提出带她回家时,赵红艳表示了婉拒。不过此后,赵红艳终于和家人建立了联系。

  2017 年,赵红艳的丈夫周松去世。因为没有子女,赵红艳又回到了孤苦无依的状态。考虑到姐姐以后的生活,赵新辉赶赴江苏连云港将姐姐接回了衡山老家。

  不过由于赵红艳既无劳动能力,又无户口,无法办理国家政策性救助手续。再加上赵新辉自身也家境一般,不得已,他只能带着姐姐来到衡山县公安局萱洲派出所,请求恢复赵红艳的户口。

  萱洲派出所户籍民警黄凯在了解到赵红艳的所有经历后,将相关情况上报至衡山县人口与出入境管理大队。人境大队长杨奇伟和教导员杨美琼在表示惊愕的同时,也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将此事办好,给这个饱尝世间磨难的女人以慰藉。

  由于赵红艳离开老家已将近30 年,能够证实赵红艳这个人的相关档案已经无从查证,恢复工作进行的异常艰难。

  横山县公安局户籍民警介绍,经过几番寻找,他们最终在衡山县档案馆找到了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登记表,这个表上面如实记载了赵红艳家有5 口人, 但是人口普查表只记载了成员人数,却没有记载具体是哪些人,书证仍然存在不足。

  为了尽快查实相关信息,萱洲派出所教导员许国富带领户籍民警先后多次驱车前往白沙村团结组展开入户调查。从着手调查至今,萱洲派出所和人境大队民警一共为此事入村到户10 余次,先后对该村知情的老村干、老组长以及部分高龄老人进行询问,写下了数万字的笔录证词。

  通过多番询问调查、反复比对历史资料,民警逐步掌握了能够证实赵红艳人像、准确的出生日期和失踪时间的相关资料。

  为了准确补登户籍,衡山县公安局先后三次发函向江苏连云港灌云县公安局请求核查相关信息,户籍民警也多次就此事与灌云县当地派出所民警进行电话联系,确保核查工作能够顺利、快速完成。

  由于需要调取的资料和档案的数目众多,涉及年份较为久远,当地警方在经过多次工作后最终于2018 年3 月中旬向衡山县公安局复函,证实了赵红艳和周某松的相关情况。

  2018 年4 月,为赵红艳补登户口的申请被核准通过。这一年,她正好50 岁。漂泊半生、历经磨难的她终于拥有了合法身份。 希望她接下来能幸福安稳地度过余生,一名户籍警察感慨道。

  

徒步登山 2018-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