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乡村旅游与其他产业融合

  “周末寻幽访四明,举目四望皆美景。早知家中藏宝物,何必他乡外界寻。”上周末,高校教师张先生带着家人在余姚鹿亭度假。被四明山的美景深深折服,他即兴作了这首“打油诗”,配上出游照片发在朋友圈,不一会微信被刷爆,有点赞的,有打探具体景点的。“微信朋友圈没以前热闹,但只要发个乡村游,总是能引起共鸣,那些潜伏的人就会跳出来。”

  当“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之后,“乡村,让城市更向往”正成为现实。在“水泥丛林”里生活久了,城里人渴望到美丽的乡村“透透气”。清新的空气、优美的景色、纯朴的生活,成为都市人心头越来越热烈的向往。

  怀揣“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的期待,欣赏“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的美景,体味“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乡趣。“背上你的行囊,到乡村去!”成为时下富有强大号召力的休闲方式。乡村游大热的背后,市民有着更高的期待:更多的新路线、新玩法,收获更丰富的体验。

  今年3月底,余姚大岚樱花徒步大会在网络上接受报名,半小时内500个名额有6000多人“哄抢”。该镇分管旅游的副镇长沈巍伟每说起这件事,禁不住感慨,“真没想到,青山和樱花这么吸引人,实在太火爆了。”

  暮春初夏,从岗墩的高山茶园到江北的北山步道,从桑洲的格桑花梯田到慈城的蓝莓基地,整个宁波成了生机勃勃的大景区。果园花海、竹林古道、民宿民居,乡村旅游在美丽绽放。

  随着休闲浪潮的逐波高涨,扶持政策的层层加码,加上各路资本的纷至沓来,各种要素在这些年发生“共振”,乡村旅游已经逐步担纲假日旅游的“主角”。今年春节期间,鸣鹤古镇每天涌入五万游客,凡有点知名度的民宿在年前就被预订一空,游客在农家乐排队吃饭。“五一”小长假,乡村游的火爆势头有增无减。象山县方家岙村的民宿,甚至需要提前一个月预订。“五一”期间,余姚九龙湾庄主陆益定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山路上的车水马龙说:“乡村比城市还热闹,当年选择投身乡村旅游,真是走对了路。”

  “生活不止工作日的冲锋陷阵,还有双休日的纵情山水。”这是公务员徐小姐在乡间度假回来后的感悟。乡村游在长假期间火爆,平时也不闲着。“这个春天,闻着花香游宁波,周末还没闲过。”施先生是位律师,他乡村游排得满满当当,“早春去九峰山探梅,烟花三月下胡陈赏桃花,紧接着东钱湖的郁金香、桑洲的油菜花。我还去了四明山看樱花和红枫,下周准备去宁海看格桑花。花还没看完,杨梅上市了,接下来迎接采摘季。”

  去年开始,我市推出“美丽乡村”旅游推广年系列活动,70余项乡村旅游节事活动让人应接不暇,推动乡村旅游发展驶入快车道。去年全市乡村旅游接待游客总量达到3863.39万人次,同比增长23.91%;实现乡村旅游经营总收入43亿元,同比增长22.4%。今年一季度,全市乡村旅游接待游客888.7万人次,同比增长21.04%,继续“高歌猛进”。

  乡村旅游越来越热闹了,但短板依旧明显。承载能力、服务水平、道路条件等是制约我市乡村旅游发展的瓶颈。

  “哪儿热闹哪儿堵”,似乎成了乡村游的硬伤。今年,九峰山的梅花盛开时,沿途发生堵车;今年梁弄樱桃节,余姚往梁弄方向公路出现拥堵。交通拥堵给这些本应该充满花香的路途添了烦恼,甚至有游客半途悻悻打道回府。

  市旅游局规划处负责人表示,除继续改造新建停车场、旅游公厕、游客服务中心和乡村旅游标识系统,加快补上基础设施这块短板之外,乡村旅游智能化建设正加快推进,将率先在四明山区域破题,并向全市推开。据介绍,四明山智慧旅游网站和电子门票系统已在建设,届时将完成区域、景区、景点(观景台)三个层次二维码导游导览系统覆盖,客流统计分析与预警系统覆盖四明山主要景区,同时编印四明山智慧旅游服务手册,更好地服务游客参与区域内的智慧旅游。市旅游局副局长周明力说:“乡村旅游的智能化势在必行,动态管理,及时预警,为管理者提供参考,更为游客出行服务。接下来,通过微信和网站便可预订乡村旅游产品,为游客提供更大的便利。”

  乡村旅游智能化向区域、产品延伸。很多乡村旅游爱好者有这样的体验,对田野里的绿色蔬菜“垂涎不已”,停下车来想买一些,但四下无人,不知是谁家的菜地。为此,宁海胡陈乡党委书记张微燕说,“依托乡里的旅游服务公司,胡陈将为游客提供蔬菜水果采摘预订平台。”

  我市乡村旅游的隐忧,更多的是产品的单一。浙大理工大学李华敏副教授认为,“产业化程度不高、服务品质不高,是目前我市乡村旅游最大的不足,产品形态不能满足游客追寻当地农家生活文化的需求,缺乏能让游客产生更多消费欲望的产品。游客在当地走走逛逛吃一顿饭就离开,吃得上、住不下现象依然存在。”

  背包客张小姐在宁海一家民宿住了两晚,除了爬山以外,“没啥可干”,尤其是晚上,只能在附近散散步。由于缺乏常态性娱乐项目,“月光经济”在乡村“亮”不起来。有乡村旅游企业意识到这个问题,“老柿林山居”在余姚大岚经营着几家不同风格不同档次的民宿,它在柿林古村内开设了茶吧、酒吧和咖啡吧,游客可根据自己的喜好享受乡村夜晚的美好。

  面对新需求,敏锐的企业通过完善产品线,提升自己的竞争力。位于鄞州咸祥的鹰龙海畔以前专攻餐饮,以小海鲜出名,在食客中颇有口碑。去年开始,鹰龙海畔开始建造海滨民宿,将吃拓展到住。不久前,海钓园开业,连同袋装海鲜产品的销售,“吃、住、游、购”,一条完整的链条打造成型。鹰龙海畔总经理乐光说,“吹海风、观海景、品海鲜、钓海鱼,游客在这里住上一星期都不会腻。”

  2015年,我市发展乡村旅游的各项政策密集出台,并提出在2015年至2017年三年间,每年安排1500万元扶持乡村旅游。此外,市级财政每年安排一定数量的资金用于四明山区域旅游开发。

  去年开始,我市乡村旅游开始进入品牌提升、互联互通、产业融合的新阶段,“美丽经济”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各个地方争奇斗艳,涌现出一批特色鲜明、知名度高的乡村旅游产品。

  宁海胡陈抓住“果蔬之乡”的特色,推出各种农事体验游,挖土豆、捣麻糍、吃土豆饭令人向往,成为亲子游的热门地点;北仑春晓街道民丰村,看舞龙、做草鞋、搓草绳等体验活动已经常态化,“民俗游”的牌子在浙东地区已小有名气,台州、绍兴的幼儿园也组织孩子过来体验;奉化大堰户外运动声名远播。

  作为平台和载体,乡村旅游与其他产业融合,我市“乡村旅游+”的发展方式给游客带来全新的体验。

  “乡村旅游+健身”模式炙手可热。今年春节期间,鄞州亭溪岭、松石岭等古道接待游客6万人次;宁海国家登山步道日均吸引“驴友”6千余人次。登山步道将沿线的生态山水、景区景点和美丽乡村“串珠成链”,带活了沿途的农家乐和民宿。

  “乡村旅游+体育”模式正成为新的发力点。江北、鄞州、宁海等地的山地马拉松各有粉丝,沿途兴起一家家客栈、饭店,为游客提供了更丰富的乡村游体验;“快乐两轮运动鹿亭”单车赛成功运作,已成为鹿亭宣传乡村旅游的重要平台。

  “乡村旅游+教育”模式异军突起。康辉旅游在慈城半浦村创办教育旅游基地“半浦园”,开设国学体验、传统礼仪、农耕文化、传统手工艺制作等课程,寓教于乐。“半浦园”开园3个月,接待游客超过2万人次。该公司总经理竺彩君说:“传统模式现在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唯有创新转型才有出路。”

  “私人定制”崭露头角,开启乡村游的个性化之路。奉化通过开展一条龙定制服务,串联民宿、农家乐、果蔬采摘园、健身古道,包装推广个性化特色旅游产品,让游客有了更多的选择。

  此外,去年我市新建民宿集聚区19个,新增床位共2072张,其中宁海前童驿事、大堰花雨醉特色民宿、象山青籁度假别墅、慈溪银号客栈、江北老樟树等18家精品民宿相继建成开业,补上了我市中高端民宿比例较低的短板。首旅、隐居、花间堂等国内民宿一线品牌,也开始落户我市。

  在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我市在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率先编制出台《宁波市乡村全域旅游示范区认定管理办法》。日前,经专家评审,余姚市大岚镇、宁海县胡陈乡、奉化市大堰镇、江北区北山区域和象山县茅洋乡成为我市首批乡村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

  在象山县茅洋乡,记者看到,在我市首个3D墙绘村行者岭脚村边,“开心农场”“蚂蚁森林”等亲子活动场所正在建设,准备发展亲子主题民宿的15幢民房也正加紧改建。茅洋乡人大主席周璐介绍,“3D村”已有相当的人气,但游客“只是来看看”。茅洋将以入围乡村全域旅游示范区为契机,设计几条精品旅游线路,实现乡村旅游资源与产品的无缝对接,推动产业集聚发展。把以往在茅洋一天的观光之旅,变成两天一夜“内容丰富”的休闲度假,让人有回忆、能回味、想回来。

  如果说,我市2014年之前的乡村旅游,处于政府指导下的自发生长阶段;前年开始,在政府推进下,我市的乡村旅游进入井喷发展状态;这次全域示范区的建设,则意味着我市乡村旅游进入提档升级、迈向精品化的3.0阶段。

  此次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创建,很多考核点落在游客体验上:在各种导航地图中输入示范区名称,能直接导航到游客中心;能够提供支付宝、微信等多种支付方式李华敏副教授说:“示范区创建成功后,产品形态更为多样,游客逗留时间也将大大延长。出行更智能,服务更完善,体验更丰富。如果说现在的大部分乡村游是走马观花,那么到时候的乡村游就是放松身心、度假休息。”

  市旅游局副局长周明力表示,乡村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创建,将提升乡村旅游服务水平及区域接待能力,打造能代表宁波水平的乡村旅游“精品”。作为标杆,对其他区域将起到示范引领作用,提升我市乡村旅游的整体水平,推进我市乡村旅游由观光休闲向体验度假转型,使乡村旅游成为我市旅游产业的重要增长极。

徒步登山 2018-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