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记者:现在很多户外运动爱好者都是自发组织活

  记者:中国国家登山队1960年第一次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当时正处国家困难时期,登山队员为祖国荣誉而登山,登顶的运动员被视为英雄。而今,登山人群有怎样的变化?登山的理念又有怎样的转变?

  王勇峰:登山是一项高风险的极限运动。不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是现在,人们都把登山的人视为英雄。只不过上世纪60年代的条件更艰苦,无论从装备、科技还是人们对登山的认识、训练手段都跟现在没法比,所以那时候登珠峰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以前登山一直讲“征服”,人们为了登顶,可以不计伤亡和代价。但是,怎么样算征服?登顶成功了就是征服?“征服”表示人与山是相敌对的。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人们逐渐认识到安全才是第一位的,登不登顶并非最重要。即使登了顶,但出了伤亡事故,那也不能说是成功的。如果人与山是朋友,作为朋友,你来我这儿做客,我很欢迎你,你也很愉快很安全。我们登山时间长了,感觉山还是有灵性的,你对它好,它也就对你好,你总是破坏它,它就会反过来报复你。除了执行国家任务外,登山没有成败,主要还是在于登山过程的体验,在组队、参与、挑战、团队协作的过程中,都能找到令人高兴的事儿。

  记者:你曾说过“珠穆朗玛峰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攀登的”,那什么样的人适合登山?

  王勇峰:参加高海拔登山活动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喜欢。登山既艰苦又有风险,不喜欢是绝对做不了的。第二,有充裕的时间。登山是很耗费时间的,登一次珠穆朗玛峰,基本上在两年内,你做不了其他事情。前一年的大部分时间用于准备,每天进行体能训练,对各种装备进行选择,在心理上做好调整;登山本身又要一年左右。第三,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好,选择的雪山教练好,安全系数也就高;经济基础差,选择的教练差,甚至有些不请教练自己去,选择的装备也不好,危险因素也就多。

  王勇峰:现在有很多不错的户外俱乐部,他们经常会组织徒步等一些初级的户外活动,对于爱好者来说,可以先从参加这些俱乐部活动开始,然后慢慢地接受登山基本技术、安全技术、风险管理等方面的培训。在接受系统培训之后,可以先去尝试攀登5000米的山,然后6000米……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一步一步来。

  记者:你说登山是一项高风险的运动,但你也曾说过登山其实很安全,这两者之间相互矛盾吗?

  王勇峰:登山一定要符合登山规律,才能保证安全。比如,“大雪三天之后不行军”,因为有雪崩危险,但是有些人大雪第二天就去登山,遇到危险的几率就大。反过来说,从我多年的登山经验和带队的经历来看,只要符合规律,登山确实很安全。

  此外,在登山过程中,队员必须绝对服从队长指挥,这是一条铁的纪律。登山队队长必须具备丰富的经验,对于危险的判断、把握要很准确。在登山过程中一定不能乱,一乱就容易出问题。在组成登山队时,对初学者要进行教育,让他们明白,在这种极端探险的过程中,必须听队长的,行动统一,才能集体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所以,尤其是在业余登山者多的情况下,一个优秀的队长必须很有威望,他能把队员有时候冒进的情绪控制住,并让队员们心服口服。

  王勇峰:野外自然条件差,从事户外运动容易出汗,肯定要穿防风、防水、保暖、透气的衣服。外出负重,背包舒服一些,能对肩、腰、膝关节等进行保护,避免损伤,所以一些专业的装备还是必需的。但是登北京云蒙山就没必要用登珠穆朗玛峰的装备。

  记者:现在很多户外运动爱好者都是自发组织活动,俗称AA制。听说你一直反对这种AA制?

  王勇峰:我反对的是没有安全保障的AA制。有的AA制队伍,就像是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带着一群幼儿园的小朋友去逛马路,很可能会出事故。可如果是认真负责的父母带着孩子逛街当然就会好很多。在安全有保障的前提下,AA也是一件好事情。

  记者:你曾经在1993年登珠峰时遇险,后来凭借强烈的生存信念摆脱了险境。对于登山者来说,这种信念是否非常重要?

  王勇峰:那当然。在同一灾难中,有的人遇难了,有的人却活下来,关键就是他没有绝望。在登山这一极限项目中,要做到两点:一是一定要坚信自己能活着;二是一定要坚持让自己活,即使你自己已经很难摆脱险境,要相信你的队友、亲人正在想方设法来救你。坚持的时间越长,获救的机会也就越大。

  记者:你从1984年开始登山到现在已经有23年,这么多年来,山在你心中有变化吗?

  王勇峰:最开始,我把登山看作是我的事业,现在,登山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作为事业来讲,一定要有目标,要取得成绩。现在,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就是因为喜欢它,如果老不让我做,心里还会感觉不舒服。

  王勇峰:可以做一些更基础更简单的事情,比如带领人去登一些很小的山峰。也许我会把自己每年的活动计划,比如准备登哪座山,什么时候去,计划多少人去等信息在网上发帖子,接受大家的报名,然后选择一些人和我一起去登山,我相信如果由我组织一支AA制的登山队,肯定会有很多人愿意参加;还可以讲讲课;对家庭付出更多一些,在登山的这20多年里,我有1/3到1/2的时间没有和家人在一起,欠家庭的很多。

  记者:你想退下来,是不是因为“7+2”做完了,登山的梦想已经全部实现了?

  王勇峰:当我30岁的时候,我会有一个又一个的目标。但是过了45岁以后,就已经不再适合承担这么巨大的压力。作为一个运动员,我是中国第一个登上七大洲最高峰的人,也是完成“7+2”的第一人;作为一个民间登山运动的推广者,在担任各种大型登山活动领队、总指挥的过程中,让王石这样的业余人士登上了珠峰,做到了“7+2”,帮助许多人实现了他们的梦想。我相信等我年老的时候,当和别人谈论起这些事情,我会为自己感到骄傲和满足的。

徒步登山 2018-12-31